李克强在广西考察时强调:培育壮大市场主体 扎实改善民生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载人航天精神述评
习近平:聚焦备战打仗 加快创新发展 全面提升履行使命任务能力

最高检发布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等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21-07-30  来源:高检网  字体大小[ ]

 最高检印发全国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

发挥检察职能惩治涉军违法犯罪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习近平强军思想,更好发挥检察职能作用,依法保障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维护国防利益,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全国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营造拥军优属、尊崇军人的良好社会氛围。

  本次发布的典型案例包括李某某、葛某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案等七起,涉及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罪、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破坏军婚罪及司法救助相关案例。

  最高检第一检察厅有关负责人介绍,为保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维护国防利益,我国刑法规定对严重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的行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比如,刑法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或者结婚的,构成破坏军婚罪等。

  近年来,全国检察机关积极履行检察职能,强化案件办理,依法惩治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相关犯罪,积极开展涉军司法救助,在震慑涉军违法犯罪,缓解军人后顾之忧、维护部队稳定、促进军地军民和谐、维护国防利益等方面贡献了检察力量。

 

全国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

关于印发全国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解放军军事检察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

  为全面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习近平强军思想,更好发挥检察职能作用,进一步加大对危害国防利益犯罪的惩治力度,依法保障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共同营造拥军优属、尊崇军人的良好社会氛围,高检院编选了七起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现印发你们,供参考借鉴。

最高人民检察院

2021年7月28日

全国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

  人民军队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是保卫红色江山、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强柱石,也是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的强大力量。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为保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维护国防利益,我国刑法规定对严重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的犯罪行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比如,刑法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或者结婚的,构成破坏军婚罪。又如,为加大对危害国防利益犯罪的惩治,刑法设专章(第七章)对危害国防利益类犯罪予以规定。近年来,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的刑事案件有所上升。全国检察机关全面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习近平强军思想,积极履行检察职能,强化案件办理,依法惩治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相关犯罪,积极开展涉军司法救助,在震慑涉军违法犯罪、缓解军人后顾之忧、维护部队稳定、促进军地军民和谐、维护国防利益等方面贡献了检察力量。这次选编的7件典型案例,涉及维护国防利益和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的不同方面,较好地实现了办案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各地要结合本地实际,积极组织学习、参考适用。

  一、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

  案例一:李某某、葛某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某、葛某某,均系女性,无业。2017年2月,李某某购置军用床、军服、军被等物品,将租住房间仿照军队营房宿舍进行布置,伙同葛某某冒充军人实施招摇撞骗。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李某某和葛某某共同或者单独作案,编造现役军人的虚假身份,选择适龄现役或退役军人为侵害目标,通过微信视频的方式与被害人联络,假意建立恋爱关系,在取得对方信任后,编造家庭成员生病等理由,先后骗取9名被害人钱款共计25万余元。

  2019年1月14日,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检察院以李某某、葛某某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提起公诉。同年3月15日,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以李某某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葛某某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积极引导取证,搭建完整证据体系。本案两名被告人为骗取财物精心准备,利用被害人对军人群体的认同感,伪装成现役军人博得被害人信任,作案手段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检察院对被害人陈述、微信往来情况、钱款转付记录等详细审查,全面梳理在案证据。针对证据体系存在的薄弱点,从控制赃物、提取物证等切入,引导公安机关补强完善客观证据,夯实指控证明体系。

  2. 反复研究论证,精准适用法律。本案中被告人冒充军人身份,侵害的对象多为现役军人,不仅侵犯了被害人的财产权益,更损害了军队威信,干扰了部队正常活动,符合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犯罪构成,且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应当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定罪处罚。对此,检察机关进行了充分说理论证,法院判决予以采纳。

  3. 加强军地协作,增强办案效果。针对社会不法人员冒充军人以网恋为名骗取男性现役军人钱财等问题,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检察院加强军地协作,以点带面,在依法打击此类犯罪的同时,结合典型案例积极开展送法进军营活动,促进军地双方进一步关心适龄现役军人的交友恋爱问题,普及婚恋相关知识,给予及时的帮助和疏导,依法保障军人合法权益。

  (三)典型意义

  1. 全面把握犯罪行为的危害性,确保对涉军犯罪的精准打击。冒充军人招摇撞骗不仅损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更影响了社会对军人、军队的信任,进而对国防利益和军事安全产生危害。根据刑法第三百七十二条的规定,冒充军人身份进行招摇撞骗的,构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案被告人冒充现役军人身份,以现役适龄军人为目标,通过网络恋爱骗取钱财,严重侵害了军人的合法权益,对人民军队的威信产生不良影响。检察机关办理此类案件,应准确适用法律,综合考虑作案次数、犯罪金额等情节,合理提出量刑建议,确保对涉军犯罪的精准打击。

  2. 依托军地协作机制,增强涉军案件办理效果。检察机关办理涉军案件,要充分依托军地协作机制,延伸检察职能,针对办案中发现的突出问题,加强军地协作,落实普法责任,结合典型案例开展法治宣传教育,促进军地双方共同关心并解决现役军人后顾之忧,依法保障军人合法权益,维护国防利益。

  二、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

  案例二:朱某某阻碍军人执行职务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朱某某,男,无业。2020年5月6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在辖区组织军事演习,并安排士官薛某某在某偏远的乡镇路口临时布防,执行安全警戒任务。被告人朱某某与同伴刘某某酒后骑电动车路经该地时,不顾薛某某劝阻,强行要求通过路口。朱某某趁薛某某与刘某某交涉之际,突然下车用手掐住薛某某脖子,将其推倒在路旁一条深约4米的水沟内,造成薛某某头部、脚部、肘部受伤,伤情鉴定为轻微伤。当晚朱某某被抓获归案。刘某某被另案处理。

  2020年7月27日,江西省信丰县人民检察院以朱某某犯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提起公诉,并建议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同年8月14日,信丰县人民法院采纳检察机关的指控意见,以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判处被告人朱某某有期徒刑一年。朱某某未上诉。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及时介入侦查,开展引导取证。鉴于军地互涉案件的特殊性,信丰县人民检察院在案发当晚即派员会同侦查人员赶赴案发现场,引导做好现场勘查、调取监控、查找现场目击证人等工作,为后续案件办理打牢基础。

  2. 发挥机制优势,加强军地协作。信丰县人民检察院及时启动军地协作机制,通过县人民武装部与被伤害军人及所在部队取得联系,畅通沟通协作渠道。办案过程中,信丰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告知被害人相关权利义务,及时向部队通报案件办理情况;通过部队调取军人身份认定、被害人系正在履行军事演习职责等证据,核实朱某某阻碍行为对演习造成的影响等事实;认真听取部队的意见,并邀请部队代表旁听案件庭审活动。

  3. 加强释法说理,促进认罪认罚。审查起诉阶段,朱某某提出辩解,认为自己当时处于醉酒状态,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承办检察官向朱某某阐释法理,说明醉酒并非免责的法定事由;播放现场监控视频,部分开示证据,核清案件事实,并强调军事演习事关国防安全和国家利益,在此过程中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的行为性质严重;阐明认罪认罚从宽的法律规定和法律后果,敦促朱某某及时悔悟,争取从宽处理的机会。经教育转化,朱某某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自愿认罪,接受检察机关提出的有期徒刑一年的量刑建议,在值班律师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4. 积极开展法庭教育,提升法治宣传效果。庭审中,检察机关在发表公诉意见时,以案释法开展法庭教育,被告人当庭表示自责和忏悔,对被伤害军人及所在部队致歉,取得较好的庭审效果。

  (三)典型意义

  1. 依法惩治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犯罪,切实维护国防利益。根据刑法第三百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军人依法执行职务的,构成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军人执行演习演训等军事任务及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受到法律保护。检察机关应当加大对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犯罪的惩治力度,切实维护军事利益和国防利益。

  2. 坚持惩教结合,加强认罪悔罪教育。办理阻碍军人执行职务案件,要坚持惩罚与教育相结合,做好认罪认罚教育转化工作。对没有造成阻碍军事演习继续进行等严重危害后果的,要通过释法说理,促使被告人充分认识到自身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自愿认罪悔罪。同时,通过庭审观摩、以案释法等手段,强化法治宣讲,营造维护军人合法权益和国防利益的良好氛围。

  3. 加强沟通配合,密切军地协作。办理军地互涉刑事案件,检察机关要注重在涉案证据收集、诉讼流程推进、普法教育宣讲等环节,加强军地协作配合。本案中,检察机关与部队密切沟通,依法收集被害军人主体身份、执行职务的过程、阻碍行为造成的危害结果等证据,完善定罪量刑证明体系;充分听取被害军人及所在部队的意见,及时向部队通报案件办理进程,并结合办案开展法治宣讲,努力实现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三、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罪

  案例三:张某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男,个体经营者。2018年2月至2019年12月,张某在未取得武装部队制式服装销售许可的情况下,通过各类渠道大量采购仿制武装部队制式服装,并在淘宝网上向社会公众销售。经查,张某共计售出07式迷彩大衣、07式迷彩作训服等仿制军服400余件(套),获利3万余元。2019年12月2日,公安机关在张某租赁处现场查扣各类迷彩作训服、迷彩大衣、迷彩帽等2000余件(套),各类部队肩章、领章、胸标等400余件(副)。经鉴定,上述扣押物均属于现行军服仿制品和仿制军服标志服饰。

  2021年1月21日,湖北省汉川市人民检察院以张某犯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罪依法提起公诉,建议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3月9日,汉川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全部采纳检察机关定罪量刑意见。张某未提出上诉。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依法退回补充侦查,准确查明犯罪事实。审查起诉阶段,汉川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发现该案部分证据存在瑕疵,及时制定退回补充侦查提纲,就涉案物品来源、去向、交易金额、扣押程序、鉴定意见等提出15条补充侦查意见,引导侦查机关及时搜集完善相关证据材料,为后期准确认定犯罪奠定坚实基础。

  2. 加强军地协作,解决关键证据鉴定难题。该案中,涉案物品是否属于仿制武装部队制式服装是定案的关键。检察机关依托军地协作机制,协调部队相关部门对该案关键证据出具鉴定意见,依法认定涉案物品属于现行军服仿制品和仿制军服标志服饰,解决了本案定性中的最大争议问题。

  3. 精准指控犯罪,提出确定刑量刑建议。汉川市人民检察院结合张某涉嫌的犯罪性质、数额、情节,提出了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的确定刑量刑建议,张某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最终,法院采纳检察机关的指控意见和量刑建议。

  (三)典型意义

  1. 依法惩治非法买卖部队制式服装犯罪。武装部队的制式服装、配饰,是武装部队实行管理活动的重要物资,也是军人形象的重要标志。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的行为,严重危害国防利益。根据刑法第三百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检察机关办理此类案件,要切实履行批捕起诉职能,积极引导侦查机关收集完善证据,依法准确定性,维护武装部队正常管理秩序和军人良好形象。

  2. 加强军地协作,及时解决影响案件办理的疑难问题。在办理案件中,要依托军地协作机制,畅通沟通联系渠道,及时解决涉军案件的关键证据鉴定等问题,确保准确有力惩治犯罪。

  3. 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精确提出量刑建议。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罪一般都是为了牟利,检察机关办理此类案件要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和情节,结合被告人的认罪认罚情况,依法提出确定刑量刑建议。

  四、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案例四:赵某某、刘某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赵某某,男,某航摄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人刘某某,男,某航摄公司飞行员。

  2018年9月,某勘测研究院与某航摄公司签订合同,委托该公司对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某地实施航空拍摄及测量,但未约定负责飞行报备的主体。该航摄公司负责人赵某某安排公司飞机驾驶员刘某某与研究院联系,确定航测作业具体事项。同年9月29日,在未核实飞行审批、备案手续情况下,刘某某驾驶该公司A2C轻型运动飞机对合同约定目标地进行航拍测绘。当日12时08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发现该空情(飞机高度2100米,时速110公里/小时),并通过航空管制部门查询到该飞行未申报飞行任务、未申请飞行计划,遂出动军用飞机进行查证处置。13时30分,刘某某驾驶的飞机被逼停迫降。该飞机未经报备擅自飞行,扰乱了空中管制区管理秩序,干扰了部队空中训练,并造成民航联合航空某航班和南方航空某航班延误。

  2019年5月17日,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检察院以赵某某、刘某某犯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同年6月11日,靖边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赵某某、刘某某犯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启动绿色通道,有效惩治犯罪。该案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和国防利益,为及时有效惩治犯罪,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启动涉军案件绿色通道,加强与公安机关和部队的沟通联系,通过联席会议、案件协商、联合调查等形式,依法规范、及时高效地完成了案件移送、调查取证、补充侦查等工作。

  2. 开展调查研究,准确认定罪名。靖边县人民检察院经充分征求部队和专业人士意见,认为赵某某和刘某某作为长期从事飞行测绘工作的人员,明知飞行活动需要履行审批、报备手续,在疏于确认核实报备手续是否完备的情况下开展航测活动,导致违规飞行,干扰部队正常训练,威胁防空安全,并造成国防资源损耗和两起航班延误。二人对违飞行为可能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应当承担过失责任。综合上述情况,检察机关认定被告人应当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3. 听取部队意见,优化量刑建议。考虑到该案涉及军事利益,靖边县人民检察院与相关部队会商研究。部队方面表示,鉴于被告人主观方面为过失、认罪态度好,建议从宽处理。靖边县人民检察院结合被告人自首、坦白等法定、酌定情节,综合全案证据提出了较为轻缓的量刑建议。

  (三)典型意义

  1. “黑飞”“违飞”行为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情节严重的,应依法予以追诉。检察机关应当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对“黑飞”“违飞”行为是否危害国防利益和公共安全、是否造成严重后果进行综合评判。本案中,行为人未严格核实审批、报备手续,擅自驾驶飞机飞行,对国防安全和利益产生威胁,导致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其社会危害程度明显增加,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为确保罪责刑相一致,检察机关应当对被告人主观方面进行重点审查,没有危害公共安全故意的不以故意犯罪论。

  2. 军地携手,破解办案难题。办理军地互涉类案件,检察机关应当落实六部委《办理军队和地方互涉刑事案件规定》的要求,坚持相互配合的原则,加强军地协作,借助部队专业优势,为案件办理提供有效参考,确保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的准确性。

  3. 主动担当,助力航空国防。实践中,“黑飞”“违飞”现象时有发生。面对新的社会问题,检察机关应当强化检察履职,通过办案形成警示效果和宣传氛围,促使社会公众知悉并严格遵守航空管理相关政策法规,引导社会各界自觉维护国防和军事利益。

  五、破坏军婚罪

  案例五:孙某破坏军婚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孙某,男,个体经营。2016年11月,王某与现役军人郭某登记结婚并育有一女郭某某。2020年9月,被告人孙某与王某通过网络直播平台相识并逐渐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同年10月至12月案发,孙某在明知王某为现役军人配偶的情况下,仍与其在自己家中同居,并多次发生性关系。同居期间,王某每天下班到幼儿园接其女儿郭某某至孙某经营的二手车行吃饭,并一起回到孙某家中居住和生活。同年11月8日,郭某休假回家后发现王某经常彻夜不归,不接听电话,遂产生怀疑,后发现王某带着女儿郭某某经常出入于孙某经营的车行及其住所,晚上也于孙某家中居住。郭某打电话与孙某交涉,规劝孙某不要破坏其家庭,孙某未予理会。11月17日,郭某向公安机关报案。12月18日,郭某与王某因感情破裂离婚。

  2021年1月5日,吉林省某县人民检察院以孙某犯破坏军婚罪提起公诉。1月15日,该县人民法院采纳指控意见和量刑建议,以破坏军婚罪判处孙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孙某未提出上诉。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全面审查在案证据,依法认定犯罪。孙某到案后拒不认罪,既不承认与王某发生性关系,也否认明知王某系现役军人配偶。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依据被害人陈述、目击证人证言和相关视听资料、微信聊天记录等客观证据,能够形成完整证据链条,证实孙某明知王某系现役军人配偶仍与之共同生活的事实。同时,针对“同居”认定这一难点,检察机关经反复研究论证,认为王某每天到幼儿园接女儿郭某某放学后到孙某住处生活,孙某偶尔也接送郭某某,王某称孙某为“老公”,孙某称王某为“宝贝”,并持续较长时间,已达到认定“同居”所要求的“持续、稳定”的程度,依法构成破坏军婚罪。

  2. 客观评价社会危害性,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孙某主观恶性较深,在现役军人郭某对其规劝后仍不思悔改,客观上致使郭某与妻子王某感情破裂离婚,给郭某造成很大伤害,严重影响其安心服役,给部队管理带来一定隐患。为充分保护军人合法权益,检察机关依法对孙某批准逮捕。

  3. 认真开展教育转化工作,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检察机关通过证据开示、释法说理、政策解读等多种方式,积极开展认罪教育,同时注重发挥值班律师作用,做好被告人思想工作。被告人孙某从最开始的拒不认罪,到真诚悔罪,再到自愿认罪认罚。其认罪态度得到被害人认可,基于此,检察机关提出了相对从宽的量刑建议,被法院采纳。

  4. 加强军地协作,实现效果延伸。为了最大限度减小因婚姻家庭破裂给军人带来的影响,检察机关依托军地协作机制,共同对被害人进行心理抚慰,努力消解因案件给现役军人心理造成的不稳定因素,依法保护军人合法权益。

  (三)典型意义

  1. 依法惩治破坏军婚行为,保护军人合法权益。军人职业的特殊性、使命的特殊性,决定其婚姻家庭关系不同于普通家庭。现役军人为了保家卫国,远离家庭,艰苦奋斗,对军人婚姻家庭的破坏,严重伤害军人及其家属的感情,影响部队安全稳定和战斗力。我国法律对军婚给予特殊保护,根据刑法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或者结婚的,构成破坏军婚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依法惩治破坏军婚行为,给现役军人履职提供有效的司法保障,稳“小家”为“大家”,是检察机关应当履行的法定职责,也是检察机关贯彻落实习近平强军思想,服务保障军队和国防建设、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

  2. 综合考量事实证据,正确认定同居关系。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未就“同居”的概念作出明确定义,司法实践中如何准确认定同居关系是难点。一般情况下,同居关系具有稳定性、持续性、日常性等特征,但根据具体案件情况,往往表现出不同的情形。检察机关在办理破坏军婚案件时,应综合考虑全案证据,对被告人与现役军人配偶是否构成同居关系进行妥善认定。本案中,被告人与现役军人配偶存在共同生活事实,双方交往密切,被告甚至帮助接送女方孩子,女方也清楚表达了要与被告共同生活的意愿,在丈夫回家后仍居住于被告人家中,夜不归宿,已经具备了稳定性、持续性、日常性等特征,应认定为同居关系。

  六、司法救助

  案例六:王某德、王某彪司法救助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某坤,男,无业。

  被害人王某德,男,退役军人。

  被害人王某彪,男,退役军人。

  被告人王某坤与被害人王某德、王某彪均系同村村民。2020年10月22日,王某坤因未收到同村村民王某国家举办的葬礼的邀请,产生不满,将菜刀和剪刀藏于腰间,前往王某国家滋事。当日12时20分许,王某坤来到王某国家门前,王某德对其进行劝阻,王某坤遂持携带的菜刀连续多次向王某德挥砍,致王某德背部、左臂等多处受伤。为制止王某坤行凶,王某彪帮助王某德对王某坤进行拦阻、控制。在此过程中,王某坤持剪刀猛刺王某德右胸部致其死亡,又将王某彪右胸部及左腋刺伤。王某坤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经鉴定:被害人王某德系锐性物体作用于躯干及左侧上肢,心包腔内积满不凝血及凝血块,心包填塞死亡;被害人王某彪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2021年1月27日,辽宁省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及时组织公开听证进行研究。2月3日,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司法救助决定,给予王某德家属救助金人民币8万元,给予王某彪救助金人民币2万元,并均于次日发放到位。

  2021年1月28日,辽宁省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以王某坤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6月25日,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某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创新方法、迅速反应,实施“命案受害家庭关怀行动”。受案后,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积极开展“一嵌入、两同步”工作,将救助告知“嵌入”办案程序,在受理审查起诉当日即联系王某德家属和王某彪,告知相应权利义务;第一时间对该案是否符合司法救助条件启动审查程序,将刑事案件办理与司法救助案件办理同步进行,将审查起诉工作与救助前期审查工作同步推进。

  2. 实地走访、公开听证,及时启动国家司法救助程序。承办检察官及时前往被害人住所地、村民委员会进行实地走访,主动了解当事人的家庭生活情况、收入来源情况,充分听取被害人家属的意见,做好矛盾化解、心理疏导和释法说理工作,并及时启动国家司法救助程序。为提高办案透明度,以公开促公正、赢公信,主持召开公开听证会,邀请两名熟悉涉军法律工作的律师和一名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担任听证员。经过集中评议,听证员一致认为该起案件的申请人符合国家司法救助条件,赞同检察机关给予申请人国家司法救助。

  3. 加快进度、多元救助,帮助受害家庭解决燃眉之急。听证会结束后,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向相关部门申请加快司法救助金的审批进度。在多部门的密切配合下,检察机关在作出司法救助决定的次日,便将10万元司法救助金送到王某德家属和王某彪手中。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还秉持“一次救助、长期关怀”的工作思路,主动对接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将救助申请人的信息纳入全国退役军人帮扶援助系统,为其申请了困难援助资金。王某德的儿子是沈阳某高校在读大学生,来自沈阳某律师事务所的听证员与其结成帮扶对子,进行长期爱心资助,帮助其顺利完成学业。

  (三)典型意义

  1. 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加强退役军人司法救助。党中央高度重视退役军人的安置、生活和权益保障等工作。2021年初,六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退役军人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既对司法办案过程中做好困难退役军人救助工作作出安排并提出要求,也为检察机关履职尽责提供了制度支持和政策指引。检察机关应当将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作为担当拥军优属政治责任的重要方式,作为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促进军政军民团结的具体举措,用好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拥军优属。本案中,考虑到被害人系退役军人,面对危险,不改军人本色,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并因此致死、致伤,家庭生活困难,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环节第一时间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及时有效保障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既彰显检察机关惩治犯罪的力度,也体现检察机关司法为民的温度。

  2. 积极推动形成辐射广、多元化、综合性的救助工作格局。司法救助具有一次性、救急性特点。检察机关应当注重对被害人及其家属的多元、长效救助,推动搭建或参与由政法各单位、政府相关部门乃至社会力量组成的工作机制,通过汇聚各方力量,形成救助帮扶合力。本案中,检察机关除司法救助金外,还通过退役军人事务局为被救助退役军人申请了困难援助资金,通过第三方社会力量对其家属进行长期爱心资助,切实保护退役军人合法权益。

  案例七:张某兵、张某军司法救助案

  (一)基本案情

  救助申请人张某军,男,现役军人,系陈某某交通肇事案被害人张某月之子。

  救助申请人张某兵,男,系陈某某交通肇事案被害人张某月的丈夫。

  2019年5月9日,陈某某无证驾驶电动三轮车在省道公路行驶,因操作不当,导致车辆侧翻,造成乘车人张某月当场死亡,经认定陈某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2020年5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人民检察院以陈某某犯交通肇事罪提起公诉。同年8月14日,同心县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陈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2020年5月12日,经张某兵、张某军申请,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人民检察院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后该院作出给予张某兵、张某军国家司法救助金4万元的决定,并及时发放到位。

  (二)检察履职情况

  1. 主动开展司法调查,及时发现救助线索。承办检察官在全面审查案件材料的基础上,实地走访被害人所在村组,进行司法救助调查,了解到被害人张某月的儿子张某军在新疆服兵役,其丈夫张某兵身患重度残疾,家中还有93岁高龄的婆婆,家庭主要收入均依靠被害人张某月。现张某月死亡,张某军又远在边疆服役,张某兵及家中老人无人照顾,家庭失去主要经济来源,生活陷入困境,而被告人陈某某无赔偿能力,被害方符合司法救助条件。

  2. 依法启动救助程序,确保救助及时到位。承办检察官积极开展释法说理工作,告知张某兵、张某军国家司法救助相关规定。张某兵、张某军全面了解国家政策后,向检察机关提出司法救助申请,同心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时间启动司法救助程序。为争取更多社会支持,同心县人民检察院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和村民代表召开了公开听证会,听取各方意见后,决定对申请人予以司法救助,并于听证会后快速办理,及时发放救助金4万元。

  3. 协调多方力量,延伸检察职能。同心县人民检察院实施综合救助措施,主动对接扶贫办、残疾人联合会等组织,积极向民政部门通报反映被害人家庭困难情况,把检察机关的“独角戏”,变成多方参与的“大合唱”。经沟通协调,张某兵被纳入农村低保保障人员范围。

  (三)典型意义

  1. 发现线索要“主动”。军人军属是检察机关开展司法救助的重点对象之一,在军人军属遭受不法侵害时,检察机关应详细审查案件材料,对被害人家庭状况、被告人赔偿能力等情况进行重点审查,及时走访慰问,主动发现救助线索,迅速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将司法救助工作与拥军优属工作紧密衔接,让军人军属切实感受到司法温暖。本案中,检察机关及时发现相关线索,并通过多方调查,最终核实了被害人之子长期戍边、其丈夫身患残疾生活不能自理、家中还有高龄老人需要赡养等符合开展司法救助的情况。

  2. 开展救助要“从速”。被害人及其家属因案致贫,救助款早一日到达,就能早一日帮助被救助人缓解困境,渡过难关。本案中,检察机关第一时间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及时落实救助资金,让为国家驻守边疆的军人真切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关爱,真正解决其后顾之忧。

  3. 救助手段要“多元”。检察机关在办理司法救助案件中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认真开展实地走访调查、完善救助档案、公开听证审查等工作,并主动与民政、扶贫、社保等有关部门沟通联络,落实心理疏导、定期回访、持续跟进等帮扶措施,确保实现司法办案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依法惩治涉军犯罪 切实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和国防利益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答记者问

  近日,为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依法惩治涉军类刑事犯罪,切实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和国防利益,最高人民检察院选编下发了七起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接受记者采访,结合典型案例对检察机关立足职能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和国防利益进行了解读。

  问题一:据了解,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发布依法惩治侵犯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典型案例,并且发布时间临近八一建军节,主要背景是什么?有哪些考虑?

  答:此次发布这批典型案例,主要有三方面考虑:一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习近平强军思想,为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维护国防利益提供有力司法保障。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人民军队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人民军队是保卫红色江山、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强柱石,也是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的强大力量”。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维护军人尊崇地位、保障军人合法权益,是我党的政治优势和优良传统,事关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大局。近年来,检察机关与有关部门持续发力,不断加大对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和危害国防利益相关犯罪的打击力度,取得明显成效。2016年1月至2021年6月,全国检察机关办理破坏军婚案件148件150人,危害国防利益案件1663件2653人,其中,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827件1094人,伪造、变造、买卖武装部队公文、证件、印章罪362件698人,破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98件165人,过失损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220件360人。

  二是发挥典型案例的法治引领和警示教育作用,营造拥军优属的良好社会氛围。大家知道,八一建军节即将来临,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人地位和权益保障法》也将于8月1日起施行,9月的第三个星期六,则是我国的全民国防教育日。最高检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这批涉军典型案例,一方面是进一步强化检察机关维护军人合法权益和国防利益的职责使命和政治担当,另一方面也是以此为契机,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发挥典型案例的引领作用,提升人民群众法治意识,营造形成拥军优属、尊崇军人的良好社会氛围。比如,本次选取的案例中,既有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的案例,也有故意破坏军人婚姻家庭的案例,还有退役军人不惧生死见义勇为的案例,我们想通过这些案件,达到“办好一案、教育一方、影响一片”的良好效果,营造崇尚军人、崇尚英雄的社会氛围,让社会更加关心军人军属,防止我们的英雄“流汗流血又流泪”。

  三是充分发挥典型案例的指导意义,切实解决司法办案实际问题。由于涉军刑事案件专业性、政策性较强,涉及罪名范围较广,各级执法司法机关在办理案件时往往要面对法律适用、证据调取、罪名认定等方面的难题。发布相关典型案例,可以为各级执法司法机关办理案件提供示范、规范和引导,促进法律统一正确适用。比如,案例四中,明确对“黑飞”“违飞”行为,造成严重危害后果,情节严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又如,案例五中,对法条规定的“同居”行为作了详细阐述;再如,案例六和七,引导各级检察机关办案时要依法及时对受害军人军属和退役军人开展司法救助。

  问题二:本次发布的典型案例,主要有哪些特点?

  答:本次发布的典型案例具有以下六方面特点:一是案件类型多样,覆盖面广。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案件罪名分布较广,为突出代表性和典型性,专门择取了破坏军婚罪、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罪、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罪、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及司法救助等能够充分体现涉军类案件特点的七起案例。

  二是充分体现对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的保护。孙某破坏军婚案中,检察机关全面审查在案证据,准确认定同居关系,依法从严、从快惩治破坏军婚犯罪,并与部队一同开展对被害人的心理疏导,依法保护军人合法权益。张某兵、张某军司法救助案中,针对军人军属因案致贫、家庭陷入困境的情况,检察机关迅速启动司法救助程序,确保救助金及时到位,并通过协调民政等部门,将军属依法纳入农村低保保障人员范围,保障了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能够安心服役,无后顾之忧。

  三是充分体现检察机关坚决维护国防利益、维护国家安全的决心。国防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赖以存在的基本保障,直接关系到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必须依法惩治危害国防利益的各种犯罪。李某某、葛某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案中,被告人冒充军人身份招摇撞骗,骗取多名现役军人及军属数额巨大财物,不仅侵害了被害人合法权益,更严重影响军队威信,危害国防利益和军事安全。检察机关快速办理、精准打击,最终二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七年和五年有期徒刑。

  四是充分体现检察履职特点和要求。检察机关办理涉军类刑事案件,既要注重加大惩治力度,也要注重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积极开展认罪认罚教育转化工作;既要做好犯罪的追诉者、无辜的保障者,更要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意识和法治进步的引领者,营造拥军优属、尊崇军人的良好社会氛围。朱某某阻碍军人执行职务案中,检察机关坚持惩罚与教育相结合,一方面,积极开展认罪认罚教育转化工作,让犯罪嫌疑人充分认识到自身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自愿认罪悔罪;同时,通过庭审观摩、以案释法等方式,强化法治宣讲,努力达到“办好一案、教育一方、影响一片”的良好效果。

  五是充分发挥军地协作机制效能,探索形成优势互补、多方协同的涉军案件办理新模式。无论是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案件,还是危害国防利益案件,均与部队建设息息相关,且这类案件往往专业性强,涉案证据收集难度较大,需要借助部队专业力量,才能有效推动诉讼。检察机关在办理涉军类案件过程中,应当加强军地协作,多方协同,确保办案效果。赵某某、刘某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中,检察机关依托军地协作机制,组织召开联席会议,充分听取部队意见,为案件准确定性提供支撑。张某非法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案,检察机关畅通沟通联系渠道,协调部队相关部门对涉军案件关键证据出具鉴定意见,解决了案件定性中的最大争议问题。

  六是充分运用司法救助,强化对被害军人军属的人文关怀。军人军属是检察机关开展司法救助工作的重点人群。我们专门择取了两起涉军人军属司法救助案件,王某德、王某彪司法救助案中,针对两名被害人均系退役军人,家庭生活困难,且无法通过诉讼获得赔偿的情况,检察机关第一时间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并在作出司法救助决定的次日便送达救助金,帮助受害家庭解决燃眉之急,彰显司法温度;张某兵、张某军司法救助案中,张某兵系现役军人,是被害人亲属,检察机关发现救助线索后,主动对接民政、扶贫办、残疾人联合会以及被救助的现役军人所在部队,协调多方力量,开展多元、综合、长效救助,使军人能够安心服役。

  问题三:检察机关在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和国防利益方面,开展了哪些工作?请结合典型案例谈一下,检察机关是如何履职的?

  答:近年来,全国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强化案件办理,依法惩治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相关犯罪,积极开展涉军司法救助,为震慑涉军违法犯罪,缓解军人后顾之忧、维护部队稳定、促进军地及军民关系和谐贡献了检察力量。主要开展了以下工作:一是搭建涉军案件绿色通道,组建专业办案团队,确保案件依法高效妥善办理。如赵某某、刘某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中,检察机关第一时间成立专案组,启动涉军案件绿色通道,加强与公安机关和部队的沟通联系,依法加快案件办理;再如王某德、王某彪司法救助案中,检察机关第一时间启动司法救助程序,同步推进刑事案件和司法救助案件办理,通过开展走访调查、公开听证等工作,及时作出救助决定,并于决定作出的次日便将救助金送至被救助人手中。二是完善军地协作机制,借助部队专业优势,形成工作合力。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检察机关都注重加强军地协作,通过与部队搭建长效协作机制,解决了大量涉及军事专业领域方面的办案难题,同时也通过开展法治宣传、法律援助,增强了办案效果。三是积极组织专家论证、公开听证,借力“外脑”提供支撑。为确保办案质效,检察机关组织专家学者对法律适用、罪名认定等问题进行研讨,为案件依法妥善办理提供专业参考;两起司法救助案中,检察机关召开公开听证会,充分听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以及相关专业人士的意见,让司法救助更加透明合理高效。四是发挥捕诉一体优势,强化引导侦查,促进提升办案质效。比如李某某、葛某某冒充军人招摇撞骗案中,检察机关在案情复杂、涉及多起犯罪事实的情况下,针对证据存在的薄弱点,从控制赃物、提取物证等切入,积极引导公安机关补强完善客观证据,夯实证据基础,确保诉讼效果。五是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和法律援助帮扶,延伸办案效果。近年来,检察机关高度重视对受害军人军属的司法救助工作,将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作为检察机关担当拥军优属政治责任的重要方式,作为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促进军政军民团结的具体举措,用好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拥军优属。2018年,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了“深入推进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专项活动,将军人军属纳入重点救助对象,要求在军人军属遭受不法侵害时,立即进行走访慰问,迅速启动司法救助程序,促进司法救助工作与拥军优属工作紧密衔接,让军人军属切实感受到司法温暖。2021年5月,最高检又下发了关于新形势下继续做好检察机关司法救助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切实增强政治自觉、法治自觉、检察自觉,把党史学习教育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把改进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作为深入开展“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的有力举措,推动检察机关国家司法救助工作更好更快发展,让司法既有力度又有温度。比如这批典型案例中的两起司法救助案,均系检察机关在依法惩处相关犯罪的同时,主动发现涉及退役军人、军属的司法救助线索,及时启动司法救助程序,通过开展大量工作,推动救助资金快速到位,并汇聚各方力量综合施策,形成综合、多元、长效的救助帮扶合力。

  问题四:我们注意到有多个案例中提到被告人认罪认罚,请问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这些案例中适用都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检察机关在其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答:认罪认罚从宽是2018年修改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项重要制度,它本质上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制度,对及时有效惩治犯罪、加强人权司法保障、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提高刑事诉讼效率、化解社会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根据法律规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可以适用于所有案件。检察机关在办理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危害国防利益案件中,要全面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依法惩治的同时,认真做好认罪认罚教育转化工作,对自愿认罪认罚,接受检察机关量刑建议的,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做到该严则严、当宽则宽。例如,在孙某破坏军婚案中,检察机关通过向犯罪嫌疑人说明政策,让其认识到自己行为的性质,自愿认罪认罚,确保及时有效惩治犯罪。又如,在朱某某阻碍军人执行职务等案件中,检察机关通过释法说理、开示证据,促使犯罪嫌疑人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自愿认罪悔罪,对被伤害军人及所在部队表示忏悔和道歉,最大限度化解社会矛盾、修复军地关系、促进社会和谐。

中国检察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